聚好房欢迎您的光临!

成都簇桥街居民盼尽快搬新居

2015-01-05 17:36:54    来源: 收藏

 

1993年,因为双流机场改扩建工程,青建云和父母、哥哥住进了金凤街一处小楼中。一层作为商铺出租给了卖水果的小贩,二层则作为居住房间。

17平方米的房间破旧阴冷,只有公用厕所,供电取暖也成问题。靠着每月商铺租金和打工收入,青建云一家三口在此住了17年,急盼改造居住环境。

与青建云一同成长的好友张凤华也是“城中村”的一员,对于糟糕的生活现状同样感到不满又无奈。二人都寄希望通过改造搬进新房。

成都的冬天比起北方算不得冷,可要在清晨六点准时从温暖的被窝起来,难度实在不小。因为要去一趟青建云家,即便艰难,我还是六点准时起床七点出门,我很少出门这么早。

青建云今年39岁,是武侯区簇桥街道金凤街农贸市场的一名保安,认识的人习惯叫他青师傅。青师傅的家在市场旁水泥群楼中的某一间,没有单元栋数。这里没有便利商店、购物商场,只有一排排低矮破旧的小铺面,仿佛一个大城市中蜗居的小山村。

打电话给青建云约定见面时间,他说“你在哪儿,我家不好找,我出来接你。”挂了电话不到5分钟,穿一身略有些发黄衣裤的青建云走了过来,“我在这儿住了21年,眼看房子从新变旧再到如今的破。特别希望改造,只是一旦改造,我也有我的烦恼。”

“您有什么烦恼?”游说了很久,青师傅才愿意给人“摆一摆”,只是这要稍费些时间,从他的少年时代开始说起。

小时候,住家离学校只有不到一公里路程,虽然父母总是催促放学早点回家割猪草,但沿途秀丽的景色总能吸引住小孩子的目光,以至于回家时间被一拖再拖。

张凤华比青建云大几个月,村上一起玩耍的伙伴儿中,他俩关系最好。“小学同班,初中同级。”青建云现在想来,那时两人的爱好也出奇一致,都喜欢捡些木头回家做滑板车。“小时候的玩具,我们都自己亲手做,滑板车是最洋气的。”青建云说,许多农村孩子都有割猪草的“硬任务”,每到放学自己便和张凤华一边割猪草一边捡些耐用的木头,用结实的绳子绑一绑,一辆滑板车就做好了,一人在前面拉一人坐车上,草地上跑得飞快,摔了跤也不哭不闹站起来再耍。“父母没时间操心我们的生活,农村孩子独立得早,这段经历也养成了我面对问题自己解决的性格。”

日子虽苦却也过得清静,只是年少的青建云总想“出门闯闯”。结束了初中生活,青建云随家里做起了卖豆芽的生意,一个月四五百元是一家人的全部收入。1993年,因为双流机场改扩建工程,青建云和父母、哥哥从村子里搬出,住进了金凤街144平方米的二层小楼,一层作为商铺出租给了卖水果的小贩,二层4间单间父母、大哥和自己各一间,还多出一间便租了出去,“当时家里人都很高兴,搬迁后的房子虽然比以前小了不少,但户口落在了城里。”这是青建云第一次搬家,和他一起搬的还有张凤华一家。

搬了家,青建云高兴的不仅是户口问题,还能出来闯闯。“在城里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1993年开始,青建云给不少工厂、宾馆当过保安,1996年,他在金凤街附近的消防器材厂找到了稳定的“活路”,也找到了媳妇儿。

青建云和媳妇分属厂里两个不同车间,因为工作上有交叉,一来二往便熟络了起来。“没有鲜花,没看电影,车间里谈天说地没几个月,就带着女友见了父母。”青建云现在还记得,女友嫁过来时,他特意把17平方米的单间粉刷了一下,贴上大大的“喜”字,女友则带着几床铺盖和一辆电摩托,嫁了过来。

第二年元旦,青建云的儿子出生了,同样是在这间房里,三口人一住就是17年。17平方米的单间靠挂上一扇布帘,隔断出两个空间。直到两年前,也就是儿子15岁那年,哥哥的女儿由于住校搬出去才腾出一间单间,青师傅让儿子搬了进去,算是有了个独立空间。这期间,青师傅辗转换了几次工作,因为学历有限,每份工作都是起早贪黑,工资不高。“娶媳妇生娃娃,都是在这17平方米的单间里。”青建云说,这间房之于自己意义很大,见证了他所有最重要的人生节点。只是如今,当年的新房早就暗黑发黄。边说着,青建云边带记者参观起了他的家。

一楼被隔断成一个简易厨房和两间商铺,都只有20多平方米,余下的空间杂乱堆放着一些纸板和日常用品;从逼仄的楼梯上到二楼,分割而成的4个房间也早已破旧不堪,厕所是公用的,过道里漆黑一片,有时还需要借助手机的手电筒……青建云说,房子虽不透风,遇到冬天终究还是阴冷,考虑到母亲的身体,前几年自己购置了一台空调,可是这个片区电压不稳,晚上10点后才开得了。让他苦笑的,还有雪花点点的电视节目及稳定性不强的宽带,“电视没得几个频道清晰的,检修过好几次了,宽带也没有选择,因为好几个公司不愿意把线迁过来。”

上班间隙,青建云喜欢翻翻报纸,看看金凤街农贸市场之外,已经、正在或者将来会发生什么。“四改六治理”是他最近接收到的新讯息。“什么六整治?”邻居毛婶婶常觉得青建云的话她不咋能听懂,毛婶婶跟青建云同时搬来这里,她告诉记者这一片区的房子破旧不说,冬天冷夏天热遇到雨天还容易积水,环境的确糟糕。“毛婶婶,不是六整治,是四改六治理,不要着急,咱们这也要改造了,马上住新房子了哦。”青建云还告诉毛婶婶,到2017年中心城区的城中村都要被改造,“有新房子住,小区里还有物管,绿化也好……”不管毛婶婶听不听得懂,青建云仍然自顾自地说着。

随着儿子慢慢长大,单间已经越来越局促杂乱。特别是这几年,房子破损严重,想要购置一处新房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因为经济条件有限,青建云只能盼望这里尽快改造。

与青建云有着类似想法的还有好朋友张凤华,从小一起长大,家庭条件、生活环境都相似,对于居住环境现状的烦恼自然也是相似的。青建云说,自己和好友都很向往通过改造提高生活质量,同时也期盼补偿安置方案尽快出来,根据实际情况规划未来的生活。

更多房产资讯请关注:成都房产网-聚好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