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好房欢迎您的光临!

钱荒警示 中国暂别流动性充裕的日子

2013-12-18 10:05:41    来源: 收藏

“钱荒”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意味着中国流动性充裕的日子已经结束,改变了市场对流动性永远宽松的预期。

“钱荒”期间,实体经济饱受高利率折磨,整个货币市场都置身于资金周转链条拉长、流动性“涡轮”运转放缓的窘境,直到今天市场都没有完全摆脱对钱紧的恐慌。值得反思的是,一方面中国闹“钱荒”,整体高利率,另一方面中国有着最高的货币化程度,M2存量超过100万亿,M2/G D P在去年底即接近190%,远超欧美国家。

6月20日,现代版“钱荒”在银行间市场上演,隔夜拆借利率一度冲高到25%。在M 2突破100万亿的时候,中国市场的“钱荒”显得有些怪诞“钱荒”的导火索是央行收紧闸门,背后的根源则在于结构失衡、资源错配和资金空转。

“钱荒”过后的2013年下半年,无论是金融市场还是实体经济,都遭受着“高利贷”的折磨。债券发行成本屡创新高,信托和理财收益率节节攀升,短期的民间拆借月息高达2-4厘。整个货币供需都置身于资金周转链条拉长,流动性“涡轮”运转放缓的窘境,直到今天市场都没有摆脱对钱紧恐慌的尴尬。“钱荒”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意味着流动性充裕的日子已经结束。央行彻底改变了市场流动性永远宽松的预期。

经济学家建议,货币当局应当在强化金融监管,改善资金错配,引导金融资源更多支持实体经济,解决“贷款难”“贷款贵”等多方面中寻找政策平衡点,明年的稳健货币政策取向应该由当下的“偏紧”状态回归“中性”。在数量方面,明年M 2增长目标不低于13%,在价格方面,有必要采用多种工具,灵活引导货币市场利率下行。

“钱荒”冲击波:流动性压力成常态

6月20日,隔夜拆借利率一度冲高到25%,质押式回购利率冲高到30%,货币市场的恐慌情绪蔓延至整个金融市场。其后“钱荒”冲击波在下半年从金融市场全面蔓延到实体经济。

受到央行连续四期暂停逆回购影响,货币市场利率17日全线上扬。

“最近两个月,流动性压力又凸显,货币市场利率中枢不断上移,国债价格下降,一度引发债市恐慌,主要是因为银行同业业务不断扩张,资产和负债期限错配引发的流动性风险成为常态。”中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分析称。

不过,与6月份的“钱荒”相比,眼下的资金紧张是小巫见大巫。6月20日,银行间市场发生了一次里氏九级的“强烈地震”,这给市场敲响了警钟。当天,银行间市场交易员的圈子里弥漫着超乎寻常的紧张气氛,交易员们通过各种通讯工具,不计成本地向其他机构借钱,一些大行的总行还紧急发公文,要求做好头寸管理。

“今天,银行家、交易员、投资经理、研究员都是资金掮客;今天,是真姿态,还是假摔?”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石磊如此感叹。

6月20日,隔夜拆借利率一度冲高到25%,质押式回购利率冲高到30%。此前的5月份,隔夜拆放利率仅为4%左右。货币市场的恐慌情绪也蔓延至整个金融市场“钱荒”期间沪深两市大跌,债市收益率快速上行。

“钱荒”冲击波在下半年已从金融市场全面蔓延到实体经济。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分析称,5月底前,隔夜利率只有2%,但6月之后一直在3%以上,月末季末高到4%-6%。银行短期理财产品和信托的利率平均在5%以上,中小企业私募债的平均融资成本在10%以上,民间短期借贷的利率在20%以上。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判断,货币市场利率对贷款利率走高的驱动,到明年初贷款集中重定价时会表现得更为充分。今年货币市场利率的大幅上升、国开行收益成本的倒挂,必将使得明年各类企业和政府平台包括贷款在内的融资成本会大幅度上升。

“钱荒”根源:资金空转加剧资源错配

多位专家认为,“钱荒”的直接诱因是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的不断收紧,而根源则在于流动性在金融体系空转,加剧了资源错配。

6月份“钱荒”之后,市场反思,2012年底中国M 2/G D P已经高达187.6%,在货币化程度相当高的中国,为什么还会出现“钱荒”?

多位专家认为,“钱荒”的直接诱因是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的不断收紧,而根源则在于流动性在金融体系空转,加剧了资源错配。银行通过理财、信托这些影子银行体系玩起“高利贷”,将过多的资金输送到平台、房地产这些能承担更高利率的领域。同时,银行对整体的流动性条件过于乐观,过多追求利润,资产负债严重错配,当政策的取向发生变化时,导致了局部流动性风险的暴露。

“如此高的货币存量,银行间市场还会觉得紧张,这是资金周转效率出了问题。”一位国有大行的分行长坦言,“如果把资金比作一只普通的苹果,从这只苹果开始出售到最终真正落到购买者手中,中间经历了大量的环节,而这些环节正是影子银行在起作用。最终,一只普通的苹果变成了金苹果,购买者需要承担高额的成本来获得它。”

许多人认为,资金空转已经到了监管层不能容忍的程度。“一方面今年存款脱媒现象严重,另一方面受监管约束导致贷款难放。同时,银行还存在‘贷大、贷长、贷集中’的结构失衡,因此,贷款周转率下降,大量的信贷资源沉淀在央企、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等领域。另外,由于市场上融资高利率效应,也刺激了大量实体企业去做信用中介,做套利交易。”某国有大行的部门老总告诉记者,央企由于融资成本低,许多借来钱后又放贷出去,这已普遍存在。江浙一带许多企业还拿借来的资金通过境外贴现融资套利,一年下来套利收益60%-70%,高得惊人“大量企业不搞实业,而是做套利交易,造成资金空转,对实体经济是致命的伤害。”他说。

“谁有能力承受这种高利率?我们看到的是,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还有能力承受,因此,大量的资金堆积到了这两大领域。”交通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马续田说。

国研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巴曙松则从理论层面解释了金融领域的资源错配。为了维持国企的平稳运行,社会资源依旧在政府的主导下向这些低效的领域扭曲配置。这就是麦金农&肖所提出的典型的金融抑制。金融抑制的最大弊端在于扭曲金融资源的配置,形成大量国有部门的低效投资,同时挤占了大量民营企业的融资渠道,只能转向内源融资或其他高成本融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