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好房欢迎您的光临!

短期 “钱荒”对宏观经济影响较小

2013-12-31 09:38:07    来源: 收藏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在近一段时间里经历了大起大落。

一周和两周期限的同业拆放利率分别从12月17日的4.4590%、4.5520%快速上涨至8.8430%、8.2460%高点,今年6月份的“钱荒”似要重现。为缓解银行业的流动性不足,央行先后通过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Short-term LiquidityOperations)和逆回购两种方式向市场注入流动性,随后Shibor迅速回落。

对于今年发生的银行业流动性不足所导致的“钱荒”,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主要是由于我国宏观经济运行处于调整周期、银行对于流动性管理的期限错配以及其他一些因素共同造成的。从长期来看,我国流动性供给总体比较充足,银行业的短期流动性不足对整体的宏观经济造成的影响不会很大,央行的短期操作工具也不会对通胀造成很大影响。

SLO作为逆回购的补充工具

为缓解市场流动性不足,央行先通过SLO向市场注入3000亿元流动资金,但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还是延续了快速上涨趋势。直到央行启动7天期、总额为290亿元的逆回购后,Shibor才有所回落,流动性不足的情况有所缓解。

SLO的投放远大于逆回购,但实际效果却不如后者,奚君羊认为,主要是由于逆回购的投放时间相对较长,对于缓解银行流动性缺乏作用更大。央行一直以来都是通过逆回购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而SLO的期限一般较短,多为一两天,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逆回购期间内出现的银行流动性不足,更多是作为逆回购的补充操作工具来使用。

奚君羊表示,SLO的操作时限更短,而逆回购的期限一般为7天或14天,作用时间较长,所以SLO给市场的信心要小于逆回购。通过逆回购操作可以更好地稳定市场情绪,避免造成银行由于恐慌而大量融入资金,使市场上流动性更加紧张。

另外,对于短期操作工具的效果,还要结合市场的需求状况进行分析。奚君羊表示,银行对流动性的需求是一种脉冲式状态,从而会造成在一两天时间里出现大量银行集中爆发流动性短缺的可能。市场对于流动性的需求量短期内会很大,而尽管SLO注入资金量很大,但市场流动性依然不足,同业拆放利率还是会升高。只有在市场上流动性供给和需求相匹配时,流动性操作工具效果才会更明显。

综合因素造成流动性缺乏

此次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的波动主要是由银行的短期流动性不足所引发。奚君羊认为,多种因素叠加共同造成了银行资金的短期周转困难。一方面,银行近两年的扩张速度过快,为盲目追求高业绩而过度放贷,备用资金不足,一旦出现周转问题就会造成资金紧张。

“目前,我国宏观经济正处于调整周期,这也造成了银行频繁出现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奚君羊说,我国大量企业财务杠杆比例过高,需要大量融资来推动经营。目前,很多企业受到宏观经济影响,经营业绩普遍不理想,使得银行对企业贷款回收困难,从而进一步影响到银行的资金流。银行业是周期性行业,当经济运行处于低潮时,银行就容易出现短期流动性短缺问题。

奚君羊还表示,银行对于流动性管理的期限错配也是造成“钱荒”的重要原因。银行大量的资金来源是短期的,而资金投向却是中长期的。期限上的不匹配使得一旦银行存款客户要求将到期的资金提取,而贷出的资金又难以在短期内收回,银行就会面临流动性不足难题。

有观点认为,余额宝等基于互联网的新型理财方式在近两年迅速发展,吸纳了大量的居民存款,使银行的资金流入减少,从而影响到银行的资金流。奚君羊认为,居民会将部分存款转入基于互联网所提供的回报更高的获利渠道,造成部分银行存款分流。这些新型理财产品不是造成“钱荒”的主要原因,但会和其他因素共同作用,使银行流动性不足更严重。

“钱荒”为短期现象 对宏观经济总体影响不大

“‘钱荒’主要是银行业短期资金的临时性滚动出现问题,这种流动性不足给我国宏观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不是特别突出。 ”奚君羊说,我国中长期的流动性供给还比较宽裕,宏观经济总体并不缺乏流动性。

此外,民众担心央行为缓解银行流动性紧张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会导致通胀,奚君羊对此表示,造成通胀的原因主要是货币供应的持续增加,是一种长期影响。而逆回购作为央行向市场注入流动性的工具,期限一般为7天或14天,一旦超过这个期限,央行就会将投放的流动性收回。作为逆回购补充工具的SLO期限更短,同样会在短期投入市场后收回。央行的政策工具不是对市场进行货币的净投放,所以不会对通胀造成很大影响。

尽管银行业的短期流动性不足不会对我国的宏观经济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但目前银行贷款多会流向利润较高的房地产业,还有由政府信用背书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这些领域尽管会给银行带来较高的利润,但更长的项目周期也会有更大的风险,一旦银行流动性管理不善就会造成流动资金紧张。所以,监管部门应通过合理的政策引导,使银行在追逐利润的同时可以合理配置自身信贷结构,兼顾利润和资金流的安全。